资讯中心

资讯中心information centre

首页 > 行业新闻

两位广东籍院士荣获2019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更新时间:2020-01-11 11:50:02

原标题:黄旭华、曾庆存!两位广东籍院士荣获2019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

     1月10日,2019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在京揭晓,习近平、李克强、王沪宁、韩正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大会并为获奖代表颁奖。习近平为最高奖获得者颁奖。备受关注的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授予了两位广东籍的科学家——94岁的中国船舶集团所属719所名誉所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黄旭华,85岁的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曾庆存。

     在热烈的掌声中,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首先向获得2019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原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第七一九研究所黄旭华院士和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曾庆存院士颁发奖章、证书,同他们热情握手表示祝贺,并请他们到主席台就座。






“中国核潜艇之父”黄旭华

      

      黄旭华,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第一代攻击型核潜艇和战略导弹核潜艇总设计师,被誉为“中国核潜艇”之父。正是他带领着我国一批科研人员隐姓埋名,刻苦攻坚,让中国人有了一柄不再受人威胁的“利剑”。

      2019年9月17日,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主席令,授予黄旭华“共和国勋章”。


黄旭华

      1926年,黄旭华生于广东海丰县。1958年,我国核潜艇工程正式立项,黄旭华秘密赴京,被任命为核潜艇研制总工程师。     此后30年,他始终没有告诉家人工作内容,外界亲友更是完全不知道他在哪,在做些什么。唯一的联系方法就是一个编号为145的内部信箱。直到2013年,他的事迹逐渐“曝光”,亲友们才得知原委。     1988年南海深潜试验,黄旭华曾顺道探视老母,95岁的母亲与儿子对视却无语凝噎。此时距离他们母子分别已有30年,62岁的黄旭华也已双鬓染上白发。黄旭华的父亲到去世都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在做什么。

黄旭华在葫芦岛试验基地(1988年3月4日摄)

     为了不受外国列强的欺凌,中国人必须研制出自己的核潜艇,但研制难度极大:没有人见过真正的核潜艇,他们仅有的实物材料是两只从国外带回来的儿童核潜艇玩具模型。     即便如此,科研人员也一丝不苟开始了研究。通过计算、对比,他们发现玩具模型与搜集到的媒体资料数据吻合,这让所有人都信心大增。研制的每一个环节,几乎都是一次挑战。当时没有电脑,所有数据只能靠算盘和计算尺。常常为了一个数据, 他们会日夜不停地计算,争分夺秒。     终于,在黄旭华和所有工程师的共同努力下,1970年,中国第一艘鱼雷攻击型核潜艇下水。1974年8月1日,中国第一艘核潜艇被命名为“长征一号”,正式列入海军战斗序列。至此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五个拥有核潜艇的国家。    在科研试验过程中,黄旭华经常身先士卒。1988年,某新型号的潜艇在研制最后阶段必须进行极限深度的深潜试验。深潜试验,风险很大,任何一条焊缝,一条管道,一个阀门, 若承受不起海水压力,都会造成艇废人亡。黄旭华不顾劝阻,执意要求一起进艇下潜。     核潜艇开始是以50米、10米下潜,后来陆续5米、1米慢慢越潜越深, 快到300米时, 潜艇顶壳承受着巨大的水压,多个位置咔咔作响。这样的声音在水下300米深处令人毛骨悚然。黄旭华镇定自若, 指挥试验人员记录各项有关数据, 直至最后胜利。

     成功后, 黄旭华兴奋地拿起笔写了几个字:花甲痴翁,志探龙宫。惊涛骇浪,乐在其中!黄旭华亲自下潜300米,成为世界上核潜艇总设计师亲自下水做深潜试验的第一人。      如今,中国核潜艇已经劈波斩浪,遨游在深蓝的大洋之中,为保卫祖国和世界和平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中国气象预报事业“泰斗”曾庆存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曾庆存是我国气象预报事业的泰斗,他在国际上首创了半隐式差分法,成功用于短期数值天气预报,开启了数值天气预报应用的先河。


曾庆存

     如今在数值天气预报模式的支持下,我国的天气预报整体准确率已经位居世界前列,大大降低了气象灾害给人类生产生活带来的损失。因为杰出的成就和贡献,2016年,联合国世界气象组织授予他该组织的最高奖——国际气象组织奖。     此次获奖前夕,他告诉笔者:心情平静如常,又激动不已。平静的是“喜见国家强盛日,青灯伏案夜安心”,激动的是心血勤研对国家人民和大气科学的发展有些作用。他说:感谢党和国家人民的栽培,感谢同志们对自己工作的大力支持和关心帮助。     1935年,曾庆存出生在广东阳江的一个贫困农民家庭。1952年,他顺利考入北京大学物理系,之后又响应号召,改学气象学科。大学毕业之后,曾庆存被选派进入苏联科学院应用地球物理研究所学习,师从著名气象学专家基别尔。也是在这里,他取得了在气象领域开展数值预报的巨大突破。

曾庆存在锦屏水电站现场指导

     当时,国外科学家们已经尝试开展数值预报,即根据大气动力学原理建立描述天气演变过程的方程组,输入观测资料作为初值,用计算机数值求解来预测未来天气。但预报效果并不理想,因为原始方程组包含需要计算的大气要素变量很多,例如温度、气压、湿度、风向、风速等等,又包含有涡旋和各种波动的运动过程,计算非常复杂。      曾庆存几经失败,苦读冥思,终于悟通关键所在,首创出“半隐式差分法”数值预报。这项成果立即在莫斯科世界气象中心应用,预报准确率前所未有地提升到了61%。自此,数值预报才成为气象预报的主要方法。     回国后,曾庆存又在气象卫星领域作出了巨大贡献。1974年他发表了长达30万字的专著《大气红外遥测原理》,为利用卫星进行气象监测打下了理论基础。直到今天,这一理论都没有过时,确保我国的气象遥感技术处于全球领先的国家行列。

曾庆存正在作报告

      如今,85岁高龄的曾庆存还坚守在科研一线。只要身体允许、没有出差,他几乎天天会去大气物理所的办公室,看看青年科研人的研究进度,听听他们的想法。他一直在关注青年科研人的成长,为他们取得的每一步成就而喜。